1. 首页
  2. 新闻资讯
  3. 拔罐知识

怀孕早期的恶心、呕吐和眩晕,是因为身体缺乏什么元素造成的吗?

您好!您说的症状符合中医“妊娠恶阻”的范畴,您可以参照下面的内容进行调理、zhi疗。

怀孕早期的恶心、呕吐和眩晕,是因为身体缺乏什么元素造成的吗?

欢迎关注我,为您提供优质的健康答案。

怀孕早期的恶心、呕吐和眩晕,是因为身体缺乏什么元素造成的吗?

妊娠早期出现恶心呕吐,不能进食,甚则食入即吐,呕吐剧烈,犹如阻隔饮食者,称为恶阻,或妊娠呕吐。若仅见头晕厌食,恶心泛泛,嗜酸择食,或晨起呕吐痰涎者,则属妊娠早期常有的现象,可不作疾病论zhi,一般至妊娠3个月后可自行消失。

本病以呕吐为主,一般按呕吐的程度分为以下三种。

①较轻的晨吐:为妊娠早期常见的现象,仅在清晨恶心呕吐,吐出痰涎等,尚不致影响日常生活,唯感神疲乏力。

②中度呕吐:恶心呕吐程度稍重,且不限于晨间,但经药物zhi疗、饮食调理(如吃流质或半流质及清淡饮食)和适当休息后,症状可减轻或缓解。

③严重恶性呕吐:持续恶心呕吐,甚则呕吐苦水、血丝,可致酸中毒、电解质平衡紊乱或肝肾功能异常,需住院zhi疗。

本病虽然临床表现轻重差别很大,但绝大多数经zhi疗后能痊愈,只有极个别患者因剧吐出现酸中毒、肝功能衰竭、肾功能衰竭等并发症。因此,对严重呕吐者,必须迅速控制代谢紊乱,维持酸碱平衡,保护肝肾功能。

【病因病机】

本病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:一是妊娠冲脉之气亢盛,其气上逆,逆犯于胃,胃失和降;二是肝脾失调,肝气偏旺,克伐脾胃。妊后经血不再下泄,血聚养胎,冲气失于涵养,气机上逆,胃居中焦,首受其害,故又有谓胎气上逆者。肝藏血,冲脉之血来源于肝脏,孕妇肝血易虚,情绪偏激,肝失条达,肝气郁结化火,火性炎上,肝胆互为表里,肝火上逆,胆火随之上升,故口苦。冲脉附于肝,肝气挟冲气逆犯于胃,是以胃失和降,上逆而呕吐不已。《女科经纶》有“妊娠呕吐属肝挟冲脉之火冲上”之说,即其理也。

此外,本病亦有脾胃素虚,升降失调,或痰湿内阻,胃失和降者,均属兼夹因素。由于呕吐频繁,耗伤津液,饮食不进,津液生成乏源,亦可致阴血匮乏,气失濡养,故其后期常合并气阴两虚。阴虚水不涵木,木火益旺,不仅损肝伤脾,亦可扰乱心神,下汲肾阴,致昏迷抽搐等。此乃危重之症,不可轻视。

【诊断与鉴别诊断】

1.诊断

凡妊娠早期出现恶心呕吐,食入即吐,或不食亦吐,甚则呕吐剧烈,不能进食,吐出血液和黄绿胆汁,尿酮体试验呈阳性者,可确立诊断。

为识别病情轻重和判断预后,还应酌情进行尿酮体、体温、脉搏、血电解质、肝肾功能的检测及心电图检查,必要时可行眼底和神经系统检查。

2.鉴别诊断

本病应与妊娠合并消化性溃疡、急慢性胃肠炎、病毒性肝炎、孕痈、胆道感染、神经官能症等相鉴别。如呕吐剧烈,经积极zhi疗仍不减轻,同时兼有不规则的阴道流血,子宫大于妊娠月份,并伴有血压升高等,尚需排除葡萄胎。

【辨证施zhi】

妊娠恶阻的发生主要是冲气上逆,胃失和降所致,表现为肝胃不和,可兼有脾胃虚弱或痰湿阻滞。本病zhi疗首先在于降逆止吐,以抑肝和胃为主,如兼痰浊、脾虚者,不仅要兼zhi,而且要辅以心理疏导。

1.主要证型

肝胃不和证

证候:妊娠早期恶心呕吐剧烈,不能进食,吐出黄苦水或酸水,甚则吐出黄绿胆汁和血液,胸满胁胀,头晕目眩,烦躁口苦,尿黄量少,大便干结,舌质偏红,苔黄腻,脉弦滑。

分析:素体肝旺,孕后肝失血养,肝血不足而益偏亢,且肝脉挟胃贯膈,肝气上逆犯胃,胃失和降,故恶心呕吐,不能进食;肝胆互为表里,肝气上逆则胆火随之上升,胆热液泄,故吐黄苦水或酸水,甚则吐出黄绿胆汁和血液,烦躁口苦;肝热气逆,上扰清空,故头晕目眩;肝火内炽,火邪灼津,故尿黄量少,大便干结;胸满胁胀,舌质偏红,苔黄腻,脉弦滑均为肝热犯胃之象。

基本zhi法:抑肝和胃,降逆止吐。

方药运用:抑肝和胃饮(夏桂成经验方)加减。

苏叶3g,黄连5g,制半夏、广陈皮、竹茹各6g,钩藤(后下)15g,黄芩9g,生姜3片。

本方是从苏叶黄连汤的基础上加味而来。苏叶黄连汤出自《温热经纬》,方中苏叶、黄连为主药,黄连更为抑肝的要药。朱丹溪曾用黄连一味抑肝和胃,名之曰抑青丸。加入苏叶者,其意有二:一是取代吴萸,佐金平木,控制呕吐;二是苏叶具理气安胎的作用,对于妊娠期更为合适。陈皮、制半夏和胃降逆,制止呕吐。半夏为妊娠禁药,非必要者可不用之。竹茹有清热和胃的作用,既助黄连以抑肝,亦助半夏、陈皮以和胃。生姜少量和胃止吐。总之,尽快控制呕吐乃本方药 zui主要的目的。

服法:水煎频服,少量多次代茶饮,每日1剂。

加减:呕吐甚剧者,加炙乌梅3g,芦根15g,藕节炭10g,炙枇杷叶9g;头昏晕甚者,加甘菊6g,石决明(先煎)10g;吐出痰涎颇多者,加茯苓10g,川朴花5g。

2.兼夹证型

(1)脾胃虚弱证

证候:妊娠初期恶心呕吐,不能进食,吐出清水黏痰,头晕肢麻,脘腹痞闷,纳食不馨,舌质淡红,苔薄白腻,脉缓滑。

分析:脾胃素虚,升降失常,孕后阴血下聚养胎,冲气上逆犯胃,胃失和降,故恶心呕吐,不能进食;脾胃虚弱,运化失司,水湿内停,随胃气上行,或湿聚成痰,故吐出清水黏痰,脘腹痞闷,纳食不馨;中阳不振,清阳不升,四末失荣,故头晕肢麻;舌质淡红,苔薄白腻,脉缓滑均为脾胃虚弱之象。

基本zhi法:健脾和胃,降逆止吐。

方药运用:香砂六君子汤(《景岳全书》)加减。

x参、白术各10g,甘草3g,制半夏、广陈皮各6g,茯苓10g,广藿香、砂仁、苏叶各5g,炒竹茹9g,生姜3片,大枣3枚。

香砂六君子汤是在六君子汤基础上加藿香、砂仁而成,方中参、苓、术、草健脾益气,藿香、砂仁、陈皮理气和胃,半夏降逆止呕,原方以姜水煎服,加强温中止呕之力,再加苏叶、竹茹理气止吐。诸药合用,共奏健脾养胃、理气止呕之功。

服法:水煎温服,少量频饮,每日1剂。

加减:呕吐剧烈者,加代赭石(先煎)10g,灶心土(忌用烧煤灶中者)30g;烦热口渴,加黄连3g,黄芩9g;兼有虚寒者,加淡干姜3g,公丁香3g。

(2)痰湿阻滞证

证候:孕后恶心呕吐,不能进食,吐出黏腻痰浊,胸腹胀满,纳呆神疲,嗜睡,口腻痰多,舌质淡,苔白腻而厚,脉滑。

分析:孕后冲肝之气上逆,木郁土壅,痰湿停聚,或素体痰湿内蕴,阻遏中焦,胃失和降,故恶心呕吐,不能进食;脾失健运,痰湿阻滞气机,故口腻痰多,吐出黏腻痰浊,胸腹胀满;脾虚中阳不振,故纳呆神疲,嗜睡;舌质淡,苔白腻而厚,脉滑均为痰湿阻滞之象。

zhi法:燥湿化痰,和胃降逆。

方药运用:小半夏加茯苓汤(《金匮要略》)加减。

制半夏、广陈皮各6g,茯苓10g,生姜3片,广藿香6g,炒竹茹9g,川朴花6g,炒谷麦芽各10g。

小半夏加茯苓汤由半夏、生姜、茯苓三味药组成,功能散寒化饮,降逆止呕。方中半夏辛温,涤痰化饮,降逆止呕,是zhi痰饮病的要药;生姜辛散,温中降逆,消散寒饮,又能抑制半夏之悍性。孙思邈谓:“生姜,呕家之圣药,呕为气逆不散,故用生姜以散之。”茯苓增强健脾利水之力,陈皮、川朴花理气和中,广藿香、竹茹醒脾化痰,炒谷麦芽健胃消食。诸药合用,共奏燥湿化痰、健脾和胃之功。

服法:水煎频服,每日1剂。

加减:偏于寒凝者,加淡干姜5g;偏于火热者,加黄连3g;夹有食积者,加山楂10g,炒枳实9g,制川朴6g。

【其他zhi疗】

1.中成药

左金丸每次1.5g,每日3~4次,适用于肝胃不和之妊娠呕吐。

2.外zhi

(1)火罐疗法服药前或进餐前于中脘穴拔火罐,每次20分钟。

(2)刮痧疗法取背部脾俞、胃俞、肝俞、胆俞刮痧,务使被刮处呈红色反应,每日1次。

【转归及预后】

妊娠恶阻经及时zhi疗,大多可zhi愈。若体温升高达38℃以上,心率每分钟超过120次,出现持续黄疸或蛋白尿,精神萎靡不振等,应考虑及时终止妊娠。

【预防与调护】

1.向患者解释病情,清除其紧张情绪,保持心情舒畅,保证充分的休息与睡眠。

2.中药宜浓煎,少量频饮,食前可于中脘部拔火罐。

3.注意全身症状和大小便情况。

4.饮食宜清淡且富有营养,忌辛辣刺激之品,少食多餐。常食新鲜蔬菜、水果,务必保持大便通畅。

【临证经验】

本病主要证型是肝胃不和,辨证的特点是烦热剧吐,有明显的情绪变化。同时,又不可忽视兼证。如素体脾胃虚弱者,早孕期冲肝气逆,木不疏土,脾失健运,清气不升;或冲肝之气横逆犯胃,胃气失降,则脾胃不和的程度更加严重。此外,脾胃不和,升降失调,不能协助肝脏调畅气机,致冲肝之气上逆而无所制约,使肝胃不和之程度加重。脾胃虚弱的辨证特点是纳呆神疲,但一般无大便溏泄。痰湿多由肝胃不和,脾失健运,水湿停聚而产生;或素体痰湿内蕴,阻遏中焦,胃失和降。其辨证特点是:呕吐痰浊,舌苔腻厚。呕吐时间较长,必继发气阴两虚,津液亏少,而且阴津越亏,肝火越旺,势必引起危重病变,必须及时检测电解质、肝肾功能等,以防突变。

本病在zhi疗上必须以抑肝和胃、降逆止呕为前提。抑肝和胃饮中,黄连是主药,亦为抑肝降逆、和胃止吐之要药,较剧的呕吐非用之不可,即使兼夹脾胃不和、痰湿内阻或后期气阴两虚,仍可应用之。如确有虚寒者,可加重温调之品,如前人所制的连理汤,即属于恶阻病症的特殊性(主证)与普遍性(兼证)相结合的zhi法。我们体会,恶阻剧吐时,药物很难下咽,因此,一些止呕止吐的外zhi方法必须运用,如中脘穴拔火罐,背部脾胃腧穴刮痧等,都有一定疗效。服药时的少量频饮也很重要,服药前可先服少量乌梅汁、生姜汁,以达到能服下汤药的目的。在药物zhi疗的同时,要结合心理疏导,稳定孕妇情绪,消除紧张恐惧,还要指导其饮食调养,少吃多餐,以流质、半流质为主,还可根据患者喜爱,“以其所思任意食之”。临床早孕妇女多思生冷瓜果及酸味之物,但不得过量,以防损伤脾胃。同时,本病患者多有大便秘结,因此,定时大便,保持大便通畅,亦有助于缓解病情。

验案举例

李某,26岁,已婚,干部。

就诊时妊娠60天余,恶心呕吐,不思饮食,食入即吐,脘部胀满不适,吐出酸苦黄水,伴有头晕乏力,胸闷烦躁,夜寐欠安,大便艰行,小便黄少,时或有轻度腰骶酸楚,舌质淡红,苔黄腻,脉细弦滑。停经50天时,小便早孕试验阳性,妊娠60天,尿酮试验阳性。诊断:妊娠恶阻。中医辨证:肝胃不和。zhi以抑肝和胃,降逆止吐,方用抑肝和胃饮加减。处方:苏叶5g,黄连5g,陈皮6g,炒竹茹10g,当归、白芍各10g,佛手片6g,钩藤12g,茯苓、桑寄生各9g,炒谷麦芽各10g,广木香6g。服药5剂,同时补液。

复诊:恶心呕吐有所好转,烦躁不已,口苦口干,舌苔由黄腻转为黄燥,脉弦滑带数。原方去当归、佛手片,加芦根10g,北沙参12g。再服7剂,同时每日补液1000ml~1500ml。

三诊:恶心呕吐减轻,已能进食,小便尿酮试验转为阴性,又出现腰酸加重,小便频数,小腹胀坠,转用补肾养血,抑肝和胃。处方:炒当归、白芍各10g,苏叶5g,黄连3g,陈皮6g,炒竹茹9g,炒谷麦芽各10g,炒川断、桑寄生、杜仲各10g,苏梗5g,钩藤12g。服药7剂后腰酸已减,继续服药,诸症渐平。服药至妊娠100天后停药。足月分娩一男婴。

按语:是案以妊娠恶心、呕吐频作、吐出黄苦之水为主证,属肝胃不和,肝经郁热,故用抑肝和胃饮加味zhi疗,获得较好疗效。患者出现腰酸,且有过两次流产,其中第2次流产是自然流产。腰酸是流产的先兆,必须见微知著,所以一旦恶阻缓解后,其先兆流产的迹象就会显现,如不及时加以保胎,有可能出现流产,不可不察。另外,在妊娠恶阻中,还要注意伤津劫液导致气阴两虚的问题。西医学应用补液方法虽可缓解阴液的耗损,但毕竟火热内存,所以还是应该结合养胃生津,才能收到更好的效果。

【小结】

1.妊娠恶阻,首先需与一般的早孕反应相鉴别。

2.对呕吐严重者,必须迅速控制代谢紊乱,维持酸碱平衡,保护肝肾功能。

3.妊娠恶阻的主要证型是肝胃不和,zhi当抑肝和胃。兼夹脾胃虚弱或痰湿阻滞者,zhi疗上需加入健脾和胃或燥湿化痰之品。

4.妊娠恶阻如兼夹痰湿证,则病情易反复,需配合心理疏导,才能取得较好疗效。

5.要树立zhi疗疾病的信心,保持心情舒畅,注意休息,忌食刺激性食物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联系我们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Call Now Button点我咨询